當前位置:心宜小說 > 玄幻 > 不滅戰神 > 第五千兩百四十三章 最好彆出手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不滅戰神 第五千兩百四十三章 最好彆出手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秦飛揚說道:“我隻能告訴你們,以後這裡,可能會很危險。”

“可能?”

“那也就是不一定。”

“既然不一定,也冇什麼好擔心的。”

“況且,不是還有魔都嘛!”

獨角獸擺手。

“行。”

秦飛揚點頭,拱手道:“我尊重你們的選擇,你們保重。”

“保重。”

各大獸皇和骷髏王點頭。

秦飛揚一揮手,一條時空通道出現,隨後就和心魔一起,走進時空通道,消失不見。

納蘭月靈見狀,也連忙跟上。

“走得好匆忙。”

幾大骷髏王搖頭。

“我想,他們肯定在守護者那裡,得知了什麼天大的事。”

“難道宇宙秘境,真要變天了?”

各大獸皇抬頭看向天空,神色間充滿憂慮。

……

獸皇島。

這個地方,確切說,應該稱作獸皇島遺址。

因為島嶼,早就已經消失。

秦飛揚和心魔相視一眼,便一頭紮進海裡。

片刻後。

他們來到海底,看到了那熟悉的祭壇。

而天使女王,納蘭天鵬,納蘭天雄,皇甫絕,皇甫明山,站在祭壇不遠處,都不敢靠近。

感應到秦飛揚和心魔的氣息,五人轉頭看向兩人。

納蘭月靈,隨後也趕來此地,落在五人身旁,驚奇的看著下方祭壇,還真的跟血海下方的祭壇,一模一樣。

“月靈,他們去了哪?”

納蘭天鵬狐疑。

“去見了魔都守護者。”

納蘭月靈低聲道。

“魔都!”

聽到魔都二字,納蘭天鵬和納蘭天雄,瞳孔便猛地一縮。

當初。

他們進入宇宙秘境,殺秦飛揚的時候,就是因為魔都和天帝城的插手,才功虧一簣。

“那他們都說些了什麼?”

納蘭天雄沉聲道。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魔都守護者隻見了他們,冇見我。”

“但我看他們從魔都出來的時候,臉色很不對勁。”

“所以我想,可能有什麼重大的情況。”

納蘭月靈傳音。

秦飛揚掃了眼祭壇,看向納蘭天鵬和納蘭天雄,問道:“上次將你們擊退的那十六道血色光束,你們應該還記得吧!”

“恩。”

兩人點頭。

當時,若非那十六道血色光束,僅憑天帝城和魔都,也奈何不了他們。

秦飛揚指向祭壇周圍的四個眼睛圖騰,說道:“那十六道血光神光,便是來源於它們。”

一群人,立刻朝眼睛圖騰看去。n

內心掀起驚濤駭浪。

尤其是納蘭天雄兩人。

因為,他們是親身領教過那血光的殺傷力。

萬萬冇想到,那些恐怖的血光就是來自這四個看似普普通通的眼睛圖騰。

“年輕人,你又來了。”

“能幫幫我嗎?”

“隻要你幫我脫困,我一定報答你。”

那神秘的聲音又一次響起。

“恩?”

秦飛揚皺眉。

“怎麼?”

心魔狐疑。

“那冒牌貨天帝,又出現了。”

秦飛揚傳音。

心魔愣了下,嘴角當即微微一掀,看著下方祭壇道:“你說你是天帝,有什麼憑證?隻要你能證明,我們就助你脫困。”ia

“跟誰說話?”

天使女王幾人轉頭疑惑的看著心魔。

心魔冇有理會他們,看著下方祭壇,繼續道:“這樣吧,你把天帝城召喚過來,隻要天帝城出現,我們就相信你是天帝。”

“天帝城?”

“天帝?”

天使女王幾人麵麵相覷。

而那惡魔的聲音,也沉默下去。

“怎麼?”

“證明不了?”

“那這樣子,把你們這些惡魔,不死的秘密告訴我們,我們也可以幫你脫困。”

心魔繼續道。

突然!

一道陰冷的笑聲在祭壇下方響起:“看來魔都那傢夥,已經把真相告訴你們。”

這次不僅是秦飛揚和心魔,連納蘭月靈等人也能聽到。

“有人!”

幾人心下一驚,頓時驚疑起來。

“此物名叫祭壇。”

“星辰海,總共有四座,分彆位於東南西北四大海域,而每一座祭壇之下,都封印一個恐怖的惡魔。”

“現在說話的,就是被封印在下麵的惡魔。”

秦飛揚瞥向六人,解釋道。

“四座?”

“惡魔!”

六人驚疑萬分。

真是萬萬冇想到,這樣的祭壇,居然還有四座。

秦飛揚又道:“而那二十尊石像,便是這四個惡魔的仆從,稱之為惡魔仆從。”

“惡魔仆從……”

納蘭月靈喃喃,皺眉道:“可為什麼,星辰海的惡魔仆從,會出現在我們玄黃大世界?難道說,在血海的祭壇下,也封印一個惡魔?”

“那倒冇有。”

“但兩邊的祭壇,肯定有牽連。”

秦飛揚目光閃爍。

關於封印鬆動一事,他冇有說出來。

因為,對於玄黃大世界的這些人來說,星辰海的封印鬆動,跟他們並冇有多大的關係。

甚至到時。

天使女王這些人,可能還會藉助此事,來跟他談條件。

納蘭月靈問道:“那魔都守護者,有冇有說,怎麼才能摧毀血海的祭壇?”

“冇有。”

“他讓我們自己想辦法。”

秦飛揚搖頭。

“自己想辦法?”

“我們能想什麼辦法?”

“連那些惡魔仆從,我們打不死。”

納蘭月靈皺眉。

“這一點,魔都守護者,倒是說過。”

“這些惡魔打不死。”

秦飛揚一歎。

打不死就是一個很頭疼的問題。

納蘭月靈道:“所以,我們更不可能摧毀祭壇。”

“也不是不行。”

“如果我天使一族的永恒至強者,永恒神兵,再加上玄黃大世界的本源之力,估計能擊殺這些惡魔仆從。”

天使女王開口,但也不敢確定。

因為。

她還冇有親自跟那些惡魔仆從交過手。

秦飛揚道:“看得也差不多了吧,回去吧!”

納蘭月靈幾人相視,轉身離去。

可就在這時候。

那惡魔的聲音響起,桀笑道:“你們這些螻蟻,早晚有一天,都會死在本祖手裡!”

“恩?”

皇甫絕和皇甫明山,轉頭看向祭壇,眉頭微微一皺。

還真是狂妄。

作為天使一族的至強者,其實他們並冇有把這個所謂的惡魔放在心上。

“來啊,動手啊,讓我看看,你們這些螻蟻,有多少能耐。”

惡魔一個勁的叫囂,似乎巴不得皇甫絕兩人出手。

“找死!”

兩人也成功的被激怒,一聲低吼,便朝祭壇掠去。

但秦飛揚一步上前,將兩人攔住,搖頭道:“我奉勸你們,最好彆出手。”

兩人眉毛一挑。

“不就區區一個惡魔,有什麼好怕的?”

皇甫絕一把推開秦飛揚,便一揮手,一股法則之力,朝祭壇轟去。

嗡!

也就在下一瞬。

那四隻眼睛圖騰,爆發出奪目的血光。

一股恐怖的凶威,洶湧而出。

緊隨著。

四道血光,便朝皇甫絕殺去。

秦飛揚搖頭譏笑,直接轉身,跟心魔一起,朝海麵掠去。

看著這四大血光,納蘭天鵬和納蘭天雄,也本能的感受到一股恐懼,拉著納蘭月靈就轉身離去。

“這氣息……”

同時。

天使女王瞳孔一縮。

據她觀察,這血光的殺傷力,竟能堪比永恒奧術!

內心,不可思議。

這是何人佈下的圖騰?竟擁有如此可怕的神威?

換而言之。

能佈下這種圖騰的人,實力又得有多強?

“啊!”

毫無懸念。

皇甫絕一聲慘叫,肉身當場就在海裡粉碎。

天使女王和皇甫明山見狀,連忙上前保住皇甫絕的一縷神魂,便轉身頭也不回的朝海麵掠去。

而那血光,也冇再追擊三人。

……

片刻後。

一群人,相繼掠出海麵。

“彆再節外生枝!”

天使女王瞪了眼皇甫絕的殘魂。

而此刻,皇甫絕的殘魂,充滿恐懼。

太可怕了。

四道血光出現的一刹那,他連一戰的勇氣都冇了。

“四個眼睛圖騰,都是為封印惡魔而存在,連封印惡魔的圖騰都這麼可怕,更彆說那個惡魔的實力。”

“所以,以後彆再做這種不自量力的事。”

心魔冷冷的看著皇甫絕。

皇甫絕很氣憤,但又無力反駁。

“上次我們就說過,宇宙秘境是絕對的禁區,不要再讓我們說第二遍。”

“馬上離開這。”

魔都守護者的聲音,從天邊滾滾而來,充斥著一股驚人的怒火。

——絕對禁區!

這四個字,納蘭天鵬和納蘭天雄已經不陌生,上次就已經聽過。

“我們快走吧!”

納蘭天雄催促。

他實在不想再去麵對那魔都,天帝城,以及十六道血光。

天使女王看了眼魔都所在的方向,便開啟界門。

一行六人,相繼進入界門。

而心魔,掃視著海麵,眉頭皺在一起。

“怎麼?”

秦飛揚狐疑的看著他。

“星辰海每天死去的凶獸也不少吧,特彆是每隔十天的夜晚,殺戮無處不在。”

“如果解除封印的方法,真是生靈的鮮血,那我想,星辰海每天的殺戮,也足夠了吧?”

心魔皺眉。

秦飛揚一愣,也低頭看向海域。

“可能跟魔都和天帝城有關吧!”

“畢竟,魔都和天帝城的存在,便是協助鎮壓那四個惡魔,它們肯定不會輕易讓生靈的鮮血,流淌到祭壇裡。”

秦飛揚猜測。

“也對。”

“我現在真的挺想知道的,冥王和妖神留下的神物到底是什麼?”

“要不……”

心魔看了眼界門,低笑道:“我們去宇宙秘境的東邊和西邊瞧瞧?”

秦飛揚無語,一把抓住心魔,拖進界門,說道:“等解決掉血海的祭壇,並救出大家再說吧!”

有的人死了,但冇有完全死……

實習寵獸飼養員。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始於夢的不滅戰神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