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心宜小說 > 都市 > 季平安大宇王朝 > 第164章 擒賊先擒王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季平安大宇王朝 第164章 擒賊先擒王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第99章紫玉澤說亮話

大皇子府邸,紫玉澤悠然自得的養著花草,一個美豔少婦在一旁優雅煮茶,這幅畫麵,怎麼看,怎麼都像是世外桃源!

這美豔少婦正是大皇子正妻,大皇子妃安氏,據聞這安氏不過是商賈之女,但卻和大皇子兩情相悅!

宇皇對於大皇子素來不喜,自然也隨意他娶什麼女子,娶個商賈之女,也正合了宇皇的意,畢竟冇有顯貴外戚!

安氏身上有一種端莊賢淑的氣質,跟一般的商賈之女完全不同,就如同大家閨秀一般,典雅唯美!

“夫君,你說這駙馬會過來嗎?”安氏看向紫玉澤,紫玉澤笑道:“夫人,這可是你第三次問我了!”

“若不是知曉夫人喜歡駙馬的詩詞,為夫可是真要吃味呢!”紫玉澤溫和一笑:“他會來的!”

“原本以為這位駙馬隻是聯盈驚人,冇想到這詩才更是叫人震撼,妾身隻是想見一見這位文壇奇才!”

“能得夫人如此誇讚的,天下都不出十個啊!”紫玉澤低聲一歎,安氏笑道:“夫君也算一個!”

紫玉澤哈哈大笑,而就在這時候,管家領著兩道人影從外麵走了進來,正是季平安和張昌明!

管家恭敬開口道:“殿下,駙馬爺和張尚書到了!”

安氏眼眸一亮,朝季平安看了過去,第一眼隻覺得俊朗,再仔細一看,卻發現他的雙眸明亮宛若星辰!

但其中卻是充滿了一種厚重的滄桑感,這讓安氏都吃了一驚,這樣的眼眸,她隻在自己的父親身上看到過!

“殿下!”季平安和張昌明都是朝紫玉澤行禮,紫玉澤笑道:“正好,皇子妃剛煮好茶,你們有口福了!”

“來,一起來喝一杯!”紫玉澤招呼著季平安和張昌明坐了下來,季平安也是開始打量著安氏!

“見過大皇子妃!”季平安恭敬行禮,安氏笑道:“駙馬不必多禮,今日得見駙馬,妾身高興!”

季平安一怔,紫玉澤笑道:“皇子妃自從知道了你在勤政殿上連過西陵使團三關之後,對你的詩是讚不絕口!”

“今日我說你要來,她可是問了我不下三次了!”紫玉澤笑道:“問的我都有些吃味了!”

“承蒙大皇子妃看重,是季平安的福氣!”季平安笑著坐了下來,紫玉澤給季平安端了一杯茶:“來,嚐嚐!”

“我父皇中毒了!”季平安托著杯中茶,正聞著茶香,紫玉澤突然開口,倒是讓季平安有刹那怔然!

“中毒?”季平安眼中露出驚訝,紫玉澤點了點頭:“蝕心百骨蟲,一種西陵奇毒,三大奇蟲之一!”

“如今整個皇宮,甚至是帝都,都在找尋凶手!”紫玉澤神色平靜:“而凶手最可能存在的地方,就在後宮!”

這倒是出乎季平安的意料之外,宇皇中毒了,而下毒的人竟然最有可能是他最親近的人!

紫玉澤看著季平安笑道:“駙馬覺得,此次西陵使團來我大宇之行,真正的目地是什麼?”

ltcenterstyle=quotcolor:#ff0000quotgt--gtgt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

ltnavgt

季平安心中一動:“此毒出自西陵,莫非殿下覺得,西陵此行的真正目地,就是為了下毒?謀害陛下?”

紫玉澤笑道:“蝕心百骨蟲,產自西陵南疆,一種罕見毒蟲,分子母雙體,母蟲碎骨,子蟲蝕心!”

“這種奇蟲若是離開南疆,需以烈酒飼養,且最多存活三個月,服用之後,子蟲寄宿於心臟,母蟲則融入骨髓!”

“一旦母蟲死亡,毒液就會浸入骨髓,每日碎一骨,直至全身骨頭儘碎而亡,而同時,子蟲開始蝕心,蠶食心脈!”

“這種奇蟲,在西陵卻是極受追捧,因為它們是愛情的象征,一般相愛的男女結下海誓山盟之後,就會服下此蟲!”

“一旦男方或者女方背叛自己的時候,就可鎮殺體內子蟲或者母蟲,從而讓對方也不得好死!”

季平安眼眸驚訝,紫玉澤緩緩道:“父皇體內的是子蟲,而母蟲在誰體內,目前還在追查!”

原來如此,原來宇皇是中毒了,難怪整個皇宮如此戒備森然,甚至是封宮,而且到處抓捕太監宮女!

這樣的事情,這紫玉澤竟然知道的如此透徹,而且還如此詳細,足以說明他在宮中的眼線之深,離宇皇之近!

季平安抿了一口茶,而後眼眸一亮,看向安氏:“大皇子妃之茶,甘甜芬芳,茶香四溢,口齒留香啊!”

“駙馬過獎了!”安氏一笑,季平安放下茶杯,看向紫玉澤:“那麼陛下如今情況如何?”

“已經甦醒,暫時冇有性命之憂,卻要承受蝕心之痛!”紫玉澤搖了搖頭:“隻要找出下毒之人,父皇就不會有事!”

“不然呢?”季平安眼眸精光一閃,紫玉澤緩緩道:“蝕心百日,則殞命,這就是蝕心百骨蟲!”

“那麼殿下的意思是?”季平安明白了,若是找不出下毒的那個人,宇皇就隻有三個月的性命了!

紫玉澤笑道:“我這人做事,一向都覺得應該是有備無患,父皇和虎魄大將軍當年聯手威震大宇,可謂是一樁美談!”

他看向季平安:“而如今,我為父皇之子,你為大將軍之子,若你我聯手,何嘗不可成就千古君臣之業?”

紫玉澤的野心展露無餘,但他敢如此這麼直言不諱的告訴自己,說明他有了絕對的準備,而且還有相當的把握!

到底是什麼?要知道,宇皇就算要立儲,也輪不到紫玉澤,但隻要宇皇立的皇儲,自己的父親就會鼎力支援!

那紫玉澤抗衡自己父親的依仗是什麼?丞相許和林?飛豹將軍蘇建峰?顯然都不太可能!

而且他要奪位,難不成紫玉申,紫玉恒會坐以待斃?還有那神秘莫測的二皇子,遠在北境三州的紫玉崇!

季平安轉頭看了張昌明一眼,卻發現這傢夥已經坐在椅子上,靠在那裡眯著了!

“真是個聰明人!”季平安搖了搖頭,紫玉澤笑道:“他最聰明的地方,就在於有自知之明!”

“駙馬送我賬冊是你的誠意,那今日這一番話,就當是我的誠意,駙馬以為如何?”

ltnavgt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