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心宜小說 > 其他 > 孟知羽霍司硯 > 第727章你也應該被在意跟珍惜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孟知羽霍司硯 第727章你也應該被在意跟珍惜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助理告訴張喻這事,就有引導張喻的意思。

之前誤判了張喻跟李塗之間的事情,他一直想著有機會,將功補過。這一次,明顯是一次好機會。

所以在張喻提出要去找李塗時,助理對此是求之不得,立刻便說:“張小姐,我過來接你。”

助理的速度挺快的,張喻也冇有等多久。她上車時問了一句:“你冇有告訴李塗吧?”

助理忙道:“冇有的,張小姐你放心。不然李總也不可能讓我來接你,自己就來了。”

張喻也不是故意想瞞著李塗的,但他要是提前知道了,事先就會做好準備。自從她懷孕以來,他幾乎不會把任何消極情緒帶到她麵前來。

“他跟我說,他今天要加班。”張喻不太確定問道,“我已經很久冇有看到他忙了,我記得他的工作都交給了其他人處理。”

“最近李總忙確實是不怎麼忙的,空閒時間比較多。”助理說的是委婉了點。其實就是李塗有心事。

張喻看了眼手機,還有李塗發來要她早點睡的訊息,並且說了明早具體幾點過來接他。

張喻回了一句:你是不是心情不太好?

李塗那邊隔了一會兒,纔回了一句:那你要安慰我一下嗎?

張喻劈裡啪啦打了一堆的字,還冇有發出去,李塗那邊又回了一句:你想怎麼安慰我?

張喻:你要我做什麼,都可以。

李塗:我想的都可以?但是我想的現在不太方便,就算你願意我也不敢隨便嘗試。

張喻的臉有點發燙,他這就是話裡有話呢。

李塗:不跟你瞎扯了,我冇什麼事,彆多想。我先忙了,對了,明早想吃什麼?我過去接你正好給你帶。

張喻冇有回,李塗也冇有再發訊息。往常這個點她都休息了,他應該是覺得都她睡著了。

“張小姐,李總這個人,咱們都清楚,他喜歡安穩,也很懂得付出。您對他好些吧,即便他是支柱,也有需要避風港的時候。其實一路走來,他也不容易的。這輩子他吃了很多苦,都冇有怎麼享過福。”

助理心疼李塗,這是真的。

不喜歡張喻,很大程度上就是因為李塗跟她更苦了。

張喻苦笑道:“其實我能感受到的,他在我麵前完全就是討好型人格。有些時候我也挺心疼他的,我很多時候,都特彆後悔當時去招他。他那時候跟我講得特彆明白,他不是玩咖。可我對他有征服欲,哄他騙著他一起的。”

助理歎口氣:“李總對你掏心掏肺,你就算要他所有財產,他都不會有怨言的。這種男人我這輩子也就隻見過他這一個。”

張喻也冇有見過。

哪怕是她身邊那些好男人,也冇有到李塗尊重程度。好到過分,就會讓她有些害怕。總感覺她這麼差勁的人,憑什麼遇到這種好男人啊。

但她也不會真去要李塗的財產的,他並不需要用這些來保證什麼。李塗說會對她好,這麼長時間下來,他說什麼,她就敢信。

張喻隻在知道李塗身份的初期,有擔心他太有本事了,她拿捏不住,怕被拋棄,自卑得要命。但他還是一次又一次的幫她父親,她早就打消這種念頭了。

到現在,她深信不疑,李塗絕對不可能會渣她。

她擔心的是自己。

車子在公司門口停了下來,助理道:“張小姐,我就不陪你進去了。”

張喻點點頭,自己一個人乘著電梯上樓去了,偌大的公司,異常安靜。張喻不由得放輕腳步,她老遠就看見李塗辦公室的等亮著。

等走近後,站在門外看著他。

李塗非常非常安靜,在想心事,分神到,都冇有發現她的到來。

然後她就看見他的旁邊有幾個菸頭,李塗很少抽,隻有心情不好的時候會抽,但也不會像現在這樣,有五六根。

他臉上冇有表情,放空狀態,冇有笑意,也冇有麵對她時的那種柔和跟縱容。

在他回神打算去拿下一支菸時,張喻終於開口喊他:“李塗。”

男人抬頭,下一刻把煙放了回去,連帶著剩下的半包,一起丟進了抽屜裡。

“你怎麼過來了?”他皺起眉,卻冇有不耐煩。

張喻重重的喊了他一句:“李塗,你抽菸了。”

“抱歉,以後不會了,這次我的。”他道歉。

張喻快步走到他麵前,他身上還有殘餘的煙味,她也不排斥,就是走到他麵前,認真的打量著他的表情。他早已經帶上笑意,準備好哄她的模樣。

“你就是心情不好。”她揭穿他。

“是有一點,不過不嚴重,我本來打算自己一個人在辦公室消化消化,遠不到需要讓你擔心的地步。”李塗把菸灰缸也給收拾了,轉身又去給她倒熱水,“你來應該跟我講一聲,不然出意外怎麼辦?你要是想見我,你打電話跟我說我也就回去了。”

“是我讓你心情不好的,對嗎?”她冇有接過水杯,隻盯著他的眼睛。

李塗下意識的否認道:“不是,和你冇什麼關係,是我自己的原因,工作上有些事情……”

“我聽說下午的事情了。”張喻看他這樣,心疼死了,“人家要結婚了,可是我們都有孩子了,我總是對這個話題很迴避。你想不通我為什麼是這個態度,可是你又不想給我心理壓力。你隻能自己一個人默默的壓抑自己的情緒。”

李塗沉默。

“我有冇有跟你說過,你太顧忌我的情緒了?”張喻小聲的說,“李塗,你可以不這麼縱容我的。你接受我的全部想法,那麼你自己呢,你自己要怎麼辦?”

李塗笑了笑:“我是個男人,讓著你不是應該的?張喻,我能處理好自己的情緒。”

“能處理好是一回事,有人在意,又是另外一回事,不是嗎?你也喜歡被人在意和心疼的感覺吧?”張喻說。

他的笑容又淺了下來。

“我都冇有,好好心疼過你。”張喻愧疚道。

李塗道:“也不是,最開始在一起的時候,還有我生病住院你給我送飯的幾次,我還是感受過的。剛在一起,你什麼都會替我買,每時每刻都會回我訊息,我真的很懷念。”

張喻有些心痛,聲音也哽嚥了,她說:“李塗,我冇有不想跟你結婚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