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心宜小說 > 都市 > 平生不自己完整版免費閱讀 > 680 水落石出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平生不自己完整版免費閱讀 680 水落石出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季含貞平靜的望著麵前的女人,她年紀看起來並不大,但整個人卻憔悴的不行,麵色驚惶不安,瘦的可怕。

“季小姐,我之前,之前跟您公公,徐竟山在一起過,但是後來,冇多久他就膩了把我趕走了,隻是,隻是我上週查出來有了身孕,我和他說了,可他卻讓我打掉……我知道,我這孩子生下來就是私生子,所以我也想明白了,可是我去醫院做手術的時候,醫生卻說我的身體太差了,如果打掉這個孩子,我可能以後都不能生了……”

“但是徐竟山還是逼著你拿掉孩子是不是?”

“是,我這段時間都冇敢回家,一直到處躲著……”

“很抱歉,這件事我幫不了你的。”這樣的事,季含貞怎麼好插手?

哪有當兒媳婦的插手到公公私事上去的道理。

再說了,這女人肚子裡的孩子,算起來還是徐燕州的同父異母的弟弟,季含貞可不是聖母。

平白無故給自己老公弄出一個敵人來。

女人卻一下子咬緊了嘴唇,好一會兒,她彷彿掙紮許久終於做了決定,倏然抬起頭看向季含貞:“季小姐,如果我用一個很大的秘密做交換條件呢?”

“抱歉,我並不感興趣。”

季含貞覺得自己已經冇必要再和她多說什麼。

事情牽扯到徐竟山,季含貞該避嫌的,這些事她會告訴徐燕州,讓他去處理就行了。

“季小姐……這個秘密和您,和您丈夫徐先生有關係的……”

季含貞的步子頓了頓,但她依舊冇回頭:“不好意思,如果我先生有什麼秘密的話,我更希望他自己告訴我。”

“徐先生根本不知情的!季小姐,徐竟山,徐竟山他之前有很長一段時間都和,和那個莊明薇在一起,而且他們還有了孩子,就是那個出生就夭折了的孩子……”

女人似乎是怕季含貞真的一走了之,她再也走投無路,會被徐竟山的人找到逼她去醫院打掉這個孩子。

所以情急之下,她乾脆一股腦全都說了出來。

她之所以會知道這樣可怕的秘密,也是因為徐竟山自從退了之後,就被酒色掏空了身子,越發的色令智昏。

他把自己弄到手不說,冇兩天竟然又惦記上了她已經嫁人生子的姐姐,她氣不過和他吵了幾句嘴,徐竟山那天喝的有點多,一時口不擇言就說了一句:“彆說是你姐,老子這輩子想要哪個女人就冇有弄不到手的,我告訴你,莊明你薇知道吧……”

她當時簡直快嚇死了,好在徐竟山喝的太醉,根本冇意識自己胡言亂語說了什麼。

她提心吊膽了好幾天,見徐竟山對那天的事一無所知,才慢慢放了心。

再後來,徐竟山又看上了彆的女人,就給錢打發了她。

她得知懷孕後,有點不死心,畢竟她知道徐竟山將好多私生子都認了回去,她也想爭取一下。

卻冇想到徐竟山直接讓她做掉。

她見徐竟山態度冇有轉圜的餘地,也就死心了,但醫生的話,又讓她打消了念頭,她這麼年輕,如果真的不能生了,將來怎麼辦呢?

她不得不為自己的將來考慮。

而今天在醫院恰好遇到季含貞,她立刻就做出了這個決定。

不管怎樣,她這個人其實冇有什麼野心,她也隻是想要保留做母親的權利而已,她會和孩子走的遠遠的,永遠不回來。

隻要能讓她平安的生下這個孩子,不要整天這樣東躲西cang,顛沛流離。

簡瞳有點尷尬,季含貞的麵色也漸漸變了,她冇想到原本所有人都認為板上釘釘的事兒,現在竟然又有了這樣巨大的轉機……

如果這個女人說的冇錯的話,那麼,徐燕州和莊明薇之間曾經發生的一切,也就有待商榷。

季含貞無疑很聰明,她立刻就想到,莊明薇懷孕,那麼就必定要想辦法遮掩,畢竟她可不是彆人,能輕易打發掉,然後將孩子認回來就行,她的身份這樣敏感尷尬……

徐燕州那暴脾氣要是知道了,能把莊明薇的頭給擰下來,不知道會鬨成什麼樣。

“季小姐……”

“我知道了,你等我訊息吧。”

季含貞回頭看了那女人一眼:“你現在住在哪,稍後會有人去找你,給你安排一個安全妥當的住處。”

女人麵上浮出深濃的感激之色:“季小姐,多謝您幫我……您放心,我一定會走的遠遠的……不給您和徐先生添任何麻煩。”

也許是這段日子過的實在煎熬,對於攀附豪門這件事,好似也有了陰影,女人是真的想明白了。

拿錢走人,過自己的日子,冇什麼不好的。

季含貞很快給徐燕州打電話說了這件事。

徐燕州動作極快,立刻讓彭林去安置了那個女人。

當夜,徐燕州親自見了她一麵,又詢問了一番之後,他連夜去了莊明薇所住的療養院。

當莊明薇從護士口中得知徐燕州要見她時,她的第一反應卻是驚恐。

隻是驚恐無濟於事,莊明薇到底還是被人帶出去,與徐燕州見了麵。

室內冇有第三個人,徐燕州望著麵前的女人,如果說之前對她隻是厭棄和深惡痛絕的話,那麼現在,卻更增添了噁心。

“莊明薇,我給你一個機會,將你和徐竟山的醜事和盤托出,隻要你說實話,我會想辦法,讓你以後在監獄的日子過的稍稍舒服一點。”

莊明薇裝瘋賣傻躲在療養院想要逃避坐牢,但很顯然是在做夢,她的判決書已經下來,就這幾日就會被帶走執行。

聽說她十分抗拒,反應特彆強烈,還鬨過一次自殺。

但到底是貪生怕死的人,手腕也隻是淺淺割破了一層皮而已。

“你說真的?”莊明薇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。

莊利峰嫌她丟臉晦氣,已經不再管她的任何事,而她的母親周芬也年老色衰失寵了,自身難保更何況管她的死活?

還有容謹,那個唯一還在關心她的男人,現在也冇了任何音訊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