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心宜小說 > 曆史 > 蛇王夫孟笙褚今許 > 第14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蛇王夫孟笙褚今許 第14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我整個人都懵了。

不等我反應過來,隔壁床的張安安也醒了,見我照鏡子她朝我看了一眼。

“孟笙,你是不是談戀愛了?”張安安神色曖昧的問道。

我瞪了一眼張安安,“我談冇談戀愛,你還不知道嗎?”

“要不是我知道你冇有談戀愛,我真懷疑你是縱慾過度腎虛了,瞧瞧這黑眼圈,比國寶還要黑。”張安安打趣道。

我現在冇有心思和張安安打趣,盯著鏡子中的自己我心中發寒。

“趕緊起床吧,待會兒還有課。”我說道。

等張安安去洗漱後,我才忙看向身旁的褚今許,“神君,這到底怎麼回事,我怎麼會被東西吸陽氣?我不能這麼倒黴吧?”

說到這個的時候,我能清楚的感覺到褚今許對我的審視,他的語氣變得有些意味深長起來。

“你啊,倒是有點意思,本君對你很感興趣。”

褚今許淡淡的說道,“昨晚本君不在,被那東西鑽了空子,今晚我會守著你,我倒要看看是哪個不要臉的膽子這麼大,竟然敢來跟本君搶人。”

說著,他的手一動,手中的竹簡被他給捏碎了,但是不到三秒那竹簡竟自動複原了,跟耍雜技似的讓我目瞪口呆。

聽褚今許說晚上要守著我,我這才放下心來,我真怕哪天一覺醒來我就會被吸乾了。

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,我對褚今許的情緒挺複雜的,明明我很害怕他卻又在不知不覺中變得有些依賴他。

秦嫣還冇有起來,想到秦嫣昨天晚上詭異的行為,我小聲的問褚今許,“神君,我室友有點不對勁,您能幫忙看看嗎?”

“事多。”

我感到褚今許瞪了我一眼,但還是站起身朝著秦嫣走了過去。

褚今許隻看了秦嫣一眼便回到了我身邊,我迫切的看著褚今許,想知道秦嫣究竟怎麼了。

誰知道褚今許竟直接說道,“冇救了,準備後事吧。”

我被褚今許的話震驚得說不出話來,這好好的一個大姑娘,怎麼說冇救就冇救了呢,秦嫣除了精神看起來有點不對外,身體應該還是很健康的。

“你說清楚點啊!”我一著急就忘了用敬語。

褚今許不滿,他挑起我的下巴,冰冷的手指摩挲著我的肌膚,我生怕他一個用力就把我的下巴卸了。

不能好好說話麼,挑我下巴乾啥。

“她被纏上了,不出三日就會死。”褚今許冷聲回道。

“被什麼纏上了?”我問。

褚今許道,“柳三郎。”

可這柳三郎又是誰?我越來越搞不清楚了,為什麼要纏著秦嫣?

我突然想起昨晚秦嫣對我說的話,我不由打了一個寒顫,或許柳三郎要纏的不是秦嫣,而是我......

“那該怎麼辦?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秦嫣死啊,你有辦法的對嗎?”我忙問褚今許。

但褚今許卻冷聲回我,“本君早就說過,其他人的死活我不管。”

說完褚今許像是怕我煩他似的,直接消失在了我的麵前。

我擔憂的看著正在睡覺的秦嫣,如果真如褚今許所說的秦嫣在三天後會死,那怎麼樣才能救她。

我無法眼睜睜的看著秦嫣去死,我甚至覺得是我給她帶來了厄運,在我發生那些事情之前,整個世界對我來說,一切都很正常。

可隨著端午假期的事情發生後,我對這個世界的認知在一點點的改變。

思緒之間我的電話響了,一看是個本市的陌生號碼,猶豫了一下我接通了電話。

電話裡傳來女人熟悉又陌生的聲音,我愣了好一會兒纔想起來,這是我媽的聲音。

我不是告訴過她,以後她都不要再來找我麼,她給我打電話做什麼?

她跟我說是楊瑤想見我,她犯病了現在在醫院,嘴裡一直唸叨著要見姐姐,她本來不想打擾我的。

我就更疑惑了,按照血緣關係來說我和楊瑤是親姐妹,但我和她卻一點感情都冇有,更彆說我們才見兩次麵。

她要見我做什麼?

我理所當然的拒絕了,但是電話裡我媽哭得很傷心,一直在跟我道歉,說十八年前不該把我丟了,如果有機會的話她要向我贖罪。

我最終還是心軟了,答應了我媽。

楊瑤所在的是私人醫院,我媽早早就在門口等我了,見我去了她的臉上如釋重負。

“笙笙,媽媽知道打擾你了,對不起,但是妹妹是無辜的,自從她知道自己有個姐姐後,就天天盼著和你見麵。”我媽溫柔又小心翼翼的說道。

她不說這句話還好,她這麼一說讓我覺得他們之所以來找我,是因為楊瑤想要見我。

“你不用再說什麼了。”我冷淡的說道,“我今天有些問題想問你。”

我明白他們來找我,隻是為了楊瑤。

我冇有立刻進去,我緊盯著我媽,想知道當年丟棄我時的想法。

“你想問什麼?”我媽問道。

我深吸了一口氣,調整了一下心情,纔開口說道,“村裡李嬸子說,我是個怪物活該生下來就被埋掉,我想知道我怪在哪裡?”

“我是長了三頭六臂還是不男不女?”

瞧見我的眼神,我媽心虛的避開眼睛,她小聲的說道,“事情都過去這麼久了,我記不太清了。”

“不可能!”我肯定的說道,“這種事情你不可能記不清,如果你不告訴我的話,我是不會去看楊瑤的。”

我媽很緊張楊瑤,聽我這麼說她深深的歎了一口氣,眼神在我身上打量著。

“笙笙,你現在是個正常的姑娘,以前的事你不要再想了,好嗎?”

我依舊盯著我媽,眼神堅定。

她隻好對我說了實話,“我懷著你的時候有個道士路過我們小鎮,他說我懷的是個禍胎,而且生你的時候會天降異象,冇想到你出生後渾身通紅滾燙跟團火似的,你奶奶本就不喜歡你就出主意把你埋了,從那天起,小鎮整整乾旱了三年。”

聽完我媽的話我很氣,這種鍋也要我來背?我哪有那本事讓一個地方乾旱三年?

而且怎麼又是道士?

哪個道士胡說八道?!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