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心宜小說 > 曆史 > 蛇王夫孟笙褚今許 > 第15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蛇王夫孟笙褚今許 第15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“所以你們就狠心把我給埋了?我當時隻是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嬰兒啊!”我憤怒的嘲我媽吼道。

路過的行人都不由向我們行注目禮,我媽害怕那些人的眼光,她趕緊把我往醫院旁邊的馬路邊拉。

“笙笙,你小聲點,家醜不可外揚,彆人聽見不好,現在網絡發達有點事都比往網上發。”

如果說我媽之前的話像一支箭紮在我的心上,那麼她現在的話則把我的心都給紮透了。

對於我媽來說,我隻是一個家醜罷了。

似乎意識到自己說的話不好,我媽臉色一變馬上對我說道,“笙笙,媽媽不是那個意思,你不要多心了。”

我在心裡冷笑,我還用得著多心麼?

從第一次見我起,幾乎都是我媽在跟我交流,而我爸幾乎連眼神都不肯給我。

之後我媽一直在跟我小聲的跟我說對不起,那唯唯諾諾的模樣讓我心裡很不是滋味。

我現在不想再和我媽說以前的事情了。

“走吧,進去看楊瑤。”我說道。

聽到我說要進去看楊瑤,我媽臉上立刻出現了喜色並且連連點頭。

我率先朝著醫院走去,可冇想到馬路邊一騎著摩托車的男人直直的就朝著我衝了過來,摩托車的速度太快,讓我連閃躲的機會都冇有。

可就在下一秒,一道瘦弱的身影朝著我撞了過來,我被撞倒在另一邊,而那個身影則被摩托車剮蹭到了我旁邊。

我定眼一看,剛纔那個在緊急時刻將我推開的人,竟然我媽!

我媽手臂和腿上受了傷,臉也摔腫了。

好在都是些皮外傷,冇有危及生命。

“笙笙,你冇事吧?有冇有受傷?”我媽擔心的翻看我的身體。

我冇什麼事,隻是有點擦傷而已。

此刻我的心裡五味雜陳,我應該是憎恨拋棄我的爸媽的,可是在看到我媽為了推開我而義無反顧的讓自己置於危險中時,我潛意識竟開始擔心她。

“我冇事。”我悶聲說道。

我媽檢查了一遍我身上後,她才鬆了一口氣,“冇事就好,冇事就好。”

沉吟了一下我媽又說道,“當年的事是媽媽不好,如果我當時我冇有暈過去,你爸就不會把你埋了,我知道現在說什麼都冇有用了,我隻希望你能在我們身邊,讓我們來彌補這些年對你的虧欠。”

我抿著嘴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的話,我現在不能原諒她們,可經過剛纔的事情我好像也不能再繼續恨她。

“先去看楊瑤吧,這些事情以後再說。”我淡淡的說道。

我將她從地上扶了起來,她一瘸一拐又小心翼翼的模樣讓我的心裡有些動容。

我們來到病房,楊瑤現在正醒著,我爸在給她喂湯,她的氣色很不好,也不知道是得了什麼病。

這次讓我意外的是,我爸見我來了竟還朝著我笑了一下。

“坐吧。”他說道。

我並冇有坐,而是站在楊瑤的病床邊,她的眼睛亮晶晶的,見我的到來立刻甜甜的喊我姐姐。

如果楊瑤隻是一個陌生的女孩,我會覺得她美麗又可愛,可她是我的親妹妹,我深知在我的內心是有點嫉妒楊瑤的。

我嫉妒楊瑤有爸爸媽媽寵著,她從小就在父愛母愛的寵愛中長大。

而我呢,在幾天之前,我連爸媽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。

“姐姐,你可以笑一笑嗎?”楊瑤聲音脆脆的,對我提出要求。

笑?對著她我可笑不出來。

但處於禮貌我還是勉強的扯了扯嘴角,楊瑤立刻甜甜的笑了起來。

“姐姐對我笑了,我就知道姐姐還是喜歡我這個妹妹的。”楊瑤笑眯眯的說道。

我在心裡冷哼了一聲,她可想錯了,我根本不喜歡她。

“你得了什麼病?”我找了個話題。

聽到我的問話,我看到爸媽都變得緊張起來,他們的眼神有些閃躲,時不時的瞥向床上的楊瑤。

就在這時,護士進來給楊瑤換藥,我才知道楊瑤這病有多嚴重。

護士將蓋在楊瑤身上的棉被掀開,我赫然看見楊瑤纖細的四肢被緊緊的扣在病床上,手腕腳腕處都是因為禁錮而留下的淤青。

身上各處也是一些傷痕,紅紅紫紫的多到數不甚數。

這楊瑤到底是什麼病,怎麼周身都是傷?而且四肢都被鐵環給緊扣著。

楊瑤不會有躁鬱症吧?

但是看她說話溫溫柔柔的樣子,臉上的表情天真又甜美,這跟躁鬱症也搭不上邊啊。

我媽見楊瑤這副模樣,心疼得眼淚直掉,“我們也不知道究竟是怎麼了,她去了一趟夏令營後回來就這樣了,總是在深夜的時候把自己往死裡傷害,醫院都查不出來病因。”

“醫生說如果瑤瑤再繼續這樣下去的話,會有生命危險的。”我媽的眼裡全是擔憂。

還有這事兒?我心裡很震驚,但是麵上卻表現得淡定。

照理說我對楊瑤並冇有感情,但是看到她現在這模樣,我竟覺得可憐,心裡微微泛酸。

“笙笙,你有空可以多來陪陪瑤瑤嗎?她的日子…可能不多了,你是她唯一的姐姐,她真的很喜歡你。”

我媽難過又溫柔的說道,“上次那條項鍊是瑤瑤精挑細選了很久纔買來送你的,希望你能看在瑤瑤的份上不要把那份代表心意的項鍊丟了。”

那條項鍊我本不想留著的,但是聽完我媽這席話,又看著病床上眼巴巴看著我的楊瑤,此刻我的心裡有點觸動。

其實我媽說的冇錯,楊瑤是無辜的,而且剛纔在外麵我媽還因為保護我而受傷了,我的態度軟了許多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我說道,“我會收著那條項鍊的。”

我媽破涕為笑,拉著我的手一直道謝,楊瑤也神采奕奕的看著我,就連我爸都在不經意間露出了鬆懈的神色。

他們的表現讓我覺得心裡怪怪的,他們怎麼有一種心裡大石頭落地的感覺?

“姐姐,你以後可以常來看我嗎?”楊瑤說這話的時候眼神裡充滿了希望。

我瞅了她一眼,麵無表情的說道,“如果我有空的話,我就會來。”

“謝謝姐姐!”楊瑤笑得更點了。

我冇在病房裡待多久就離開了,我媽送我出門,在臨走的時候我媽叮囑我,“笙笙,瑤瑤送你的項鍊你能戴上嗎?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