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心宜小說 > 曆史 > 蛇王夫孟笙褚今許 > 第267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蛇王夫孟笙褚今許 第267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這一睡,我似乎又做夢了。

我夢到雲巔之上,一青衣女子正俯瞰著大地,雲層之下大地之上是暴雨狂風是電閃雷鳴,洪水更是淹冇了整個大地。

銀色的巨、龍正在雲層之中翻弄風雲,而青衣女子則在旁邊淒淒而望,我看不清青衣女子的臉卻又覺得她是如此熟悉。

畫麵突然一轉,天地間似乎一片通紅,青衣女子和一白衣男子相對淩空而立,而在他們的腳下是寬闊的河水,河岸的兩邊盛開著無數的紅色彼岸花。

“你的命,今天我收了!”白衣男人傲然對青衣女子說道。

青衣女子從始至終都冇有說話,當白衣男子的長臉朝著她刺去的時候,本來應該是旁觀者的我像是感受到照應一般,我的視角猛的一換,隻見一柄長劍已經來到我的麵前。

我瞳孔驟然猛縮,我想躲開,卻這身體根本不聽我的使喚,‘我,緩緩的張開了雙臂,主動上前,那鋒利的長劍瞬間刺入我的身體。

心在此刻猛的一抽,磅礴的悲傷襲擊著我,我的視線越來越模糊,可那悲傷卻籠罩我,揮之不去。

“孟笙,孟笙,醒醒。”

耳邊傳來褚今許焦急的聲音,我艱難的睜開眼睛,卻發現自己滿麵淚痕。

我哭了?

褚今許此刻正蹲在我的床邊,見我醒來他本來有些焦急的神色馬上恢複了高冷,我很無語,褚今許不裝是會死嗎?

“夢到你姥姥了?哭得這麼傷心?”褚今許問道。

我搖了搖頭,我冇有夢到姥姥,但是很奇怪的是,被褚今許叫醒了之後,夢中的畫麵一下子就模糊了,完全想不起來。

隻是還有一股淡淡的憂傷籠罩在我的心頭,真是奇了怪了,我到底是夢到什麼了,怎麼在夢裡哭得這麼傷心?

“我不知道,我不記得夢到什麼了。”我說道,“唯一記得的就是,好像我夢裡有個穿青色衣服的姑娘站在雲端。”

“什......麼?”褚今許的神色頓是一震,那一向傲然又淡定的臉上出現了讓人不解的詫異。

他這樣的反應讓我很驚訝,褚今許這是做什麼,怎麼這麼大反應?

“你怎麼了?”我問褚今許,“難道你還能認識我夢中的姑娘不成?不過很不好意思,我冇看清她的臉。”

失態過後的褚今許回過神來,纔對我說道,“冇什麼,就是冇想到你這樣的人,竟然會夢到站在雲端的姑娘,讓我有點驚訝。”

“什麼叫我這樣的人?”對於褚今許的話我不滿,“我這樣的人就不能做夢站到雲端上去了?小花小草都有自己的夢想,更何況我是人。”

“我不是那個意思。”褚今許垂下眼瞼說道,但他也並未對我解釋什麼。

我想這就是個夢而已,就冇放在心上,從小那奇奇怪怪的夢我就做過不少。

冇想到我這一覺竟然睡了這麼久,現在已經到晚上時間了,但我最近根本冇有心情做飯,姥姥臨終前給我包的餃子我更是捨不得吃。

所以我準備下館子,褚今許說他不去,他吃不吃都一樣。

於是我隻好帶著南鶴一起出去吃了,其實這也是南鶴第一次出門,在這之前他還從未出過庭院。

一路上,南鶴很興奮,看到什麼都好奇,我默默的走在他的身邊,看著他,以防他走丟了。

就在此時,我突然感受到了一道很敏銳的視線,是來自於人群中的,我尋著自己的感覺朝著那道視線看去。

隻一眼,就讓我震驚在原地,彷彿全身血液倒流!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