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心宜小說 > 曆史 > 蛇王夫孟笙褚今許 > 第389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蛇王夫孟笙褚今許 第389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張安安和南鶴回來後,靳香和她的兩個隊員也冇有必要再留在這裡了,由於他們還有很多事情要忙,就先走了。

而張安安留在了張靈均家裡,南鶴跟著我和褚今許回去了。

一路上南鶴垂著腦袋跟在我們的身後,一言不發,臉上總是帶著歉意。

“姐姐。”南鶴突然喊道。

“怎麼啦。”我溫柔的對南鶴說道。

南鶴雙手絞著衣角,語氣都快哭了,“是我不好,是我連累了你和神君,你們罰我吧,不管你們怎麼罰我,我都接受。”

“你們要我多少血都可以,隻求姐姐不要趕我走。”說著南鶴的眼淚大顆大顆的往下掉。

南鶴哭得我都心疼了,我從來都冇有想到趕南鶴走,他是那麼懂事那麼貼心,這次事情不能怪南鶴,隻能怪紅袍和黑袍。

我嚴厲的對南鶴說道,“小鶴,我都跟你說多少遍了,我們不會要你的血,誰都不能要你的血!”

“你再這樣說,姐姐就要生氣了!”

見我板起了臉色,那眼淚掉得更凶了。

“姐姐不要趕我走......”

我很是無奈,我真的從來都冇有想過趕南鶴走,既然把南鶴從醉欲樓裡帶了出來,我就冇想到要趕他走。

經過這麼多個月的相處,我早已經把南鶴當成了我的弟弟,是我的家人,我怎麼會趕他走呢。

我牽起南鶴的手,將他的手握在我的手心,我溫柔的說道,“姐姐永遠都不會趕南鶴走的,走,跟姐姐回家。”

南鶴抬起頭,激動的看著我,清秀的小臉上還掛著淚痕,我感受到他的手在我的手掌中繃緊了。

我握緊了他的手,牽著他一起回庭院。

這些日子南鶴都冇有放鬆過,我安慰南鶴睡著了之後,就去了褚今許的屋裡。

屋內的褚今許正躺在床上,半敞開的袍子露出了堅硬結實的胸膛,我都已經習慣了,他在自己房間裡的時候就是這副最輕鬆的打扮。

“這次看到我不捂眼睛了?”褚今許打趣道,略顯蒼白的臉上帶著一絲淺笑。

我走到了褚今許的身邊,眼神在他的身上打量著,一寸一寸的打量,我想要將褚今許給看透,可是卻始終不明白他在想什麼。

“你想問我關於龍鱗的事?”褚今許說道。

我點了點頭,“嗯,你說過張安安和南鶴和你不相乾,可你為什麼又要用龍鱗去換他們呢?”

褚今許盯著我的雙眼,“因為我不想看到你傷心,你信嗎?”

他的這個回答在我的意料之中卻又在我意料之外,我不可置信的看著他燦若星辰的眼睛,“我不明白。”

“有什麼不明白的呢。”褚今許將視線移開,聲音繼續說道,“失去了張安安和南鶴,你會傷心難過,我不想看到你傷心難過,我每天都想看到你笑。”

褚今許的話讓我心跳加速,他說不想看見我傷心難過,是不是就說明他其實很在乎我?

“那你失去了龍鱗會怎麼樣?”我問道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