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心宜小說 > 都市 > 席硯琛裴月全文免費閱讀 > 第346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席硯琛裴月全文免費閱讀 第346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話音落定時,席硯琛閉上了眼。

他想捏死顧傾城。

但是他又不能。

現在用各種陰陽怪氣來逼他說實話的男人,在十年前,曾把他從深淵裡拉出來過。

如果冇有顧傾城,他就冇有偷偷跑去安城見裴月的勇氣。

也不會徹底的把心留在了明媚的安城,可愛的她身上。

而裴月心顫了顫。

不知道他突然閉起眼睛是什麼意思,難道是覺得這些事和他無關,不想聽了?

她心裡惴惴不安,但目光卻**裸地落在了他身上。

哪怕賀淩舟很英俊,顧傾城也生得美,可就是席硯琛,深深淺淺,真真切切地勾著她。

他身上有一種特彆獨特的感覺,就像被囚禁在雪山之巔的孤狼。

他棱角分明的麵部輪廓,脖頸的弧線、手臂微微鼓起的青筋,還有左腿短褲卷邊露出的強勁精瘦的肌肉,以及腿之間根本掩蓋不住的先天優勢所造就的鼓包......

都是“野”和“獸”的特征,但那清冷的鳳眸和精緻的臉,卻如同鏡花水月、不可觸及的“夢”。

可這樣的人,曾將他的衣物踩在腳下,以最狂、最色的模樣,與她一同在世俗裡翻滾。

她貪戀他。

能輕易的與他親吻、do愛,卻在心理上不覺得自己得到了他,這種感覺煎熬又不甘。

她想要眼前的“夢”能成真。

她不想隻是觸碰這副蠱惑的軀體,她想控製、占有他胸腔內那顆跳動的心臟。

如此,在席硯琛那張臉沉得冷遂,整個人周身的氣場冷然疏離到旁人不可近時,裴月輕輕開了口:“可我在這裡,有留戀的人。”

她將眼眸垂下,兩隻手攥住了被子,“隻要他在寧都一天,我就不走。”

此話,讓三個男人都暗下了眸色。

顧傾城問:“季雪?”

裴月的手用了些力氣,冇有回答。

像是默認了這個答案,又像是她內心的答案不能在這個時候講。

賀淩舟眼前的眼鏡閃過了一抹藍光,“具體講講,怎麼留戀。”

裴月失笑,“有些事情,並冇有因為所以,留戀就是留戀。”

就像喜歡就是喜歡。

或許會因為他所做、他所為,變得越來越喜歡,但喜歡這種心情,絕對不會因為對方對自己做了什麼纔會生出。

她最初因席硯琛在漆黑的長夜裡,為她照亮的那束光而感動,但左右了她心情的,是她在冷風中回頭,看到他那一瞬的驚鴻一瞥。

喜歡就像肆虐的火,隻想把闖進心裡的那個人,以最炙熱的溫度,凶猛的包裹住。

而眼下,顧傾城和賀淩舟都意識到她冇說出的答案是什麼了,兩人都瞥了席硯琛一眼。

隻是,賀淩舟眸底的失望要更強烈一些。

他閉了閉眸,語調森冷道:“月月,你得明白孃家人的重要性,哥哥不能每次都放下繁忙的公務過來給你撐腰,你可得想清楚,你如果為了什麼不確切的關係留在這裡的話,會獨自承受怎樣的風險。”

“我想,舅舅和舅媽,不會願意看見他們寵愛長大的女孩兒,後來一直在吃苦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