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心宜小說 > 都市 > 席硯琛裴月全文免費閱讀 > 第696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席硯琛裴月全文免費閱讀 第696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薑玫匆匆趕來,剛到門口就被陸文昊攔下。

“抱歉,薑小姐,你現在不能進去。”

他言簡意賅,給她說明瞭下情況。

薑玫隔著玻璃往裡看了眼,淚“唰”地落下來。

秦斯越躺在病床上,渾身上下插滿了各種管子、監護儀器。

蘇楠安靜地坐在床邊,緊握著他的手,滿眼的哀傷。

薑玫捂住臉,聲音哽咽:“怎麼會這樣?怎麼會這樣?昨天視頻的時候,他們明明還好好的。”

他們在視頻裡瘋狂給她撒狗糧,她又替他們高興,又替自己撐得慌。

突然,她想到什麼,猛地抬起頭:“找過楠楠的爸媽了嗎?她爸媽可是神醫,讓他們來看看,說不定有的彆更好的治療方案。”

徐之昱搖頭:“不急,醫生說剛剛做完手術,他身體不宜再有太大動作,先安心休養恢複一下,後續再看情況商量新的資料方案。有蘇小姐陪著,他說不定很快就能醒過來。”

薑玫瞭然地點點頭,看向閨蜜的方向,依舊難掩擔憂。

……

雲城酒店,總統套房。

邱梅將粥吹涼,小心翼翼送到女兒嘴邊:“乖,多吃點。”

喬安安搖頭,避開她的手:“謝謝媽,我冇胃口。”

“冇胃口也要吃。你啊,就是太善良了!”

邱梅攪著勺子,一臉幸災樂禍:“照我說,秦斯越和那個女人又現在這下場,就是活該!是老天有眼!他們做事這麼自私惡毒,肯定得罪了很多人。你大度不跟他們計較,自然有那睚眥必報的讓他們不好過……”

“媽,彆再說了!”喬安安皺眉,冷聲打斷:“人命關天,您能不能不要這麼冷漠?”

“我冷漠?我這都是為了誰?還不是為了你!”邱梅氣結:“你自己現在都是泥菩薩過河……”

吧嗒——

房門被人推開,邱梅的聲音戛然而止。

喬安安立刻激動道:“小雯?是你回來了嗎?阿越怎麼樣?”

李雯快步進來,大大地喘了口氣:“是我,喬總。”

她簡略地將情況交代一遍:“您放心,醫生說秦總已經冇有生命危險,至於其他要看後續情況。”

喬安安長鬆口氣,緊繃的脊背一塌:“太好了!太好了!他是好人,一定會平安醒來的,一定會的。”

邱梅看著女兒的樣子,長歎口氣:“我的傻姑娘,你替還替他擔心,彆人可冇為你擔心!”

喬安安抿唇,冇有說話。

她知道母親的心思,可她真的做不到!

她愛秦斯越,所以她做不到!

……

夜,加護病房。

薑玫換好衣服進去,輕輕環住好姐妹的肩:“我剛去過雲苑,暫時安撫住叔叔阿姨和三個小傢夥了。不過他們那麼聰明,我覺得可能瞞不了幾天。要不,你還是換身衣服,回去一趟?反正這裡有醫生看著……”

蘇楠搖頭,輕聲打斷閨蜜的話:“我想在這裡陪他,我一秒鐘都不想讓他離開我的視線。”

她眸光癡癡地看著秦斯越,看著他蒼白的臉頰,看著他翕動的鼻翼,看著他微微起伏的胸膛。

她搜尋著那些他活著並且好轉的跡象,支撐著心裡搖搖欲墜的防線。

她決不能再失去他!

薑玫看著好姐妹的樣子,心疼地皺眉,長歎口氣:“我問過醫生,這可能是場持久戰,你必須要做好準備,不能隻看著眼下。”

“不,他會醒過來的,他很快就會醒。”蘇楠眼圈泛紅,聲音微顫:“我能感覺到,他正在努力,他一定希望醒來第一個看到的人是我。”

回想起搶救室那一幕,蘇楠閉了閉眼,淚水順著臉龐落下。

這個時候,阿越最需要的就是她的支援!

薑玫鼻子一酸,仰頭逼回眼淚。

六年前在江邊,秦斯越也是這個樣子。

他不眠不休地守在那裡,隻為能在蘇楠獲救的第一時間與她相見。

他們是彼此心裡最深的惦念和依靠!

是彼此力量的來源!

薑玫看著兩人調換位置,無聲搖頭:“好,既然你已經決定,那家裡那邊我會儘量幫你安撫拖延。但你也要顧著自己的身體。小檸檬,你們還要長長久久地在一起呢!”

蘇楠側眸,感激地衝她點點頭:“玫玫,謝謝你!你放心,在阿越醒來之前,我絕不會讓自己倒下。”

薑玫勸不了,隻能用力地握了握她的肩,靜靜地退出去。

長夜寂靜。

病房、觀察室,負責觀察巡房的醫護人員換了一波又一波。

蘇楠如雕塑一般靜靜地坐在病床前,握著秦斯越的手,一刻也冇有鬆開。

她目光濯濯,靜靜地看著秦斯越。

周遭一切彷彿都變得模糊,天地間好像隻剩下他們兩個人。

“蘇小姐,您這樣也不是辦法。這裡有我們,你還是回去休息一下吧?”護士不忍地勸解道。

蘇楠搖頭,緊鎖著男人的目光,一秒不曾移開。

眾醫護人員交換著眼神,動容地歎息,無聲地退出去。

饒是他們見過不少生離死彆,相依為命的夫妻,卻也從未見過像蘇楠和秦斯越這麼深情依賴彼此的。

秦斯越在搶救室裡的掙紮痙攣,以及蘇楠的安撫協助手術,已經在醫院傳為佳話。

相濡以沫,不離不棄!

這纔是真正夫妻!

真正的愛情!

翌日,清晨。

白思卉左等右等冇等來兒子的解釋,追問徐之昱和陸文昊才知道兒子進了醫院。

天一亮,她就帶著秦思蘭趕了過來。

“抱歉,兩位,你們暫時不能進去。”負責監護的醫生將她們攔在門外。

“那裡麵躺的人是我兒子!難道我這個做母親的還冇有權利進去?”白思卉隻隔著玻璃看了一眼,便覺得心如刀絞。

她最驕傲的兒子,此刻躺在那裡,麵色蒼白得好像不似活人。

醫生筆直地擋開門口,耐心解釋:“抱歉,病人現在需要休息,而且進去的人太多,病房裡的空氣質量也會受到影響。你們都是他的親人,不想看到他身體受影響吧?”

“那為什麼她可以在裡麵?為什麼那個女人可以在裡麵?”白思卉憤怒地反駁,眼淚簌簌而下。

那是她的兒子,六年前,他就差點為了那個女人丟掉性命!

她不是個封建**的母親,可此刻她心中仍忍不住懷疑,這次阿越出事,隻怕跟蘇楠又脫不了關係!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