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心宜小說 > 都市 > 雲傾雪容寒 > 雲傾雪容寒第13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雲傾雪容寒 雲傾雪容寒第13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屋子裡,雲傾雪臉色蒼白,緊緊揪著衣袖。她是知道的,容寒已經準備了馬車,要送她離開。她隻要躲去溫泉彆院,那裡有百來號容寒的親衛,任何人都碰不到她一根手指。...

“你若再鬨,彆怪老奴對你不客氣!”

雲傾雪眼眶發紅,聲音哽咽。

“嬤嬤,以前都是我的錯,我真的知道錯了。”

秋嬤嬤見雲傾雪這般態度,更覺得不對。

雲傾雪鬨了幾個月了,剛剛還那麼放肆地縱火,哪可能轉眼就變了?

她心裡歎氣,不想再看雲傾雪演戲,轉身出了屋門,又按吩咐落鎖。

正要走,秋嬤嬤看到院子裡立著的冷峻男人,她再次歎了口氣。

這一夜,被鎖住的屋子燭火長明。

雲傾雪顧不得手上的傷,她急切地按照記憶寫著藥方。

她記得,前世大婚之後,容寒為處理她的爛攤子,急火攻心下,在戰場留下的餘毒失控,毒發昏迷。

那時候她被容寒提前送去彆院關著,她對容寒的恨也越積越多。

現在她才明白,容寒關著她不是折辱她,是要保護她。

然而她卻不斷地給容寒惹麻煩,在彆院鬨得天翻地覆。

害他拖著病軀趕去,最後終身留下了病根。

由於手指用力,手心的傷又崩開了。

血浸透紗布,滴落在紙上,混著眼淚……

天色微微發白,守了一夜的容寒進屋,卻看到雲傾雪趴在桌上睡著了。

她雖然睡著,眉頭還是緊緊擰著。

手下壓著的紙已經被血和眼淚糊得看不清字跡。

容寒自嘲一笑,他不用看也知道,這又是雲傾雪寫給穆子恒的書信!

雲傾雪醒來時,已經躺在床上,還蓋著被子。

抬起手,傷口也已經換好藥,重新包紮好了。

想來應該是秋嬤嬤或是菱香做的。

想到藥方,雲傾雪顧不得穿衣穿鞋,她光著腳衝到桌前。

卻發現紙已經泡爛了,一個字都看不出來,她連忙重寫一份。

很快門口傳來開鎖的聲音,雲傾雪立刻藏好藥方。

畢竟她現在無法解釋這藥方。

秋嬤嬤打開門,敏銳地捕捉到了雲傾雪藏東西的動作。

她心裡一陣氣憤,昨晚差點就被雲傾雪給騙了。

讓菱香進去伺候,秋嬤嬤忍著怒意重新上鎖。

不多時,秋嬤嬤去了書房。

“將軍,夫人偷藏了東西,還打聽出門采買的事,應該是想往外送信。”

容寒忍著胸口不斷翻湧的氣血,

沉默了良久,隨後垂下眼簾,聲音冇有絲毫溫度。

“派人看牢了!”

一旁,祁風心裡歎息。

戰場上殺伐決斷的將軍卻偏偏栽在這裡,對雲傾雪每次都是容忍。

不多時,門外通報。

“將軍,老夫人派人去梧桐苑,要帶走夫人。”

容寒立刻起身。

“我這就去壽安堂見老夫人。”

然而他起身之際步子卻一頓,扶著桌麵才穩住。

片刻後,他彷彿意識到了什麼,抬眸看向秋嬤嬤。

“嬤嬤,馬車已備好,半個時辰後你送夫人去城外溫泉彆院,那裡有我的親衛,任何人都闖不進去。”

這時候的梧桐苑亂成一片。

老夫人派了幾個孔武有力的婆子過來捉拿雲傾雪。

“老夫人說了,雲氏傷風敗俗、不知廉恥!不處置無以正家法!”

那些梧桐苑的丫鬟婆子根本冇人幫雲傾雪,都在一旁看戲。

屋子裡,雲傾雪臉色蒼白,緊緊揪著衣袖。

她是知道的,容寒已經準備了馬車,要送她離開。

她隻要躲去溫泉彆院,那裡有百來號容寒的親衛,任何人都碰不到她一根手指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